大吉时时彩

    1. <legend id="obzyn"></legend>
      
      
    2. <legend id="obzyn"><i id="obzyn"></i></legend>
          <acronym id="obzyn"></acronym>
        1. <span id="obzyn"></span>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obzyn"><i id="obzyn"><del id="obzyn"></del></i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 科技 >  互聯網 > 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盤點 | 2019互聯網影視行業冰與火

                 2020-01-31 11:56  來源:A5專欄  我來投稿   IT老友記的個人主頁 撤稿糾錯

                  短視頻,自媒體,達人種草一站服務

                文 | 韓志鵬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,影視行業過得怎么樣?

                過去一年,經濟下行周期影響到各行各業,文娛影視板塊更是難逃一劫,演員、影視公司都身處寒風中,業績下滑、院線收縮已然是常態。

                有數據顯示,2019年上市影視公司的市值平均下跌72%,而據天眼查數據顯示,2019年以來,全國共有1884家影視公司關停。

                不過,以AT為首的互聯網影業則是火熱艷陽天,新貴字節跳動更是通過“《囧媽》免費首播”一役,吹響進軍影視業的奏鳴曲。

                冰與火之中,影視產業的各路豪杰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。

                凜冬已至

                此次《囧媽》在抖音、西瓜視頻等免費首播背后,關鍵是字節跳動打破了電影上映的窗口期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般而言,電影在院線上映30天后便會撤檔,并在45-60天后登陸線上視頻平臺,但字節跳動以6.3億元“買斷”了《囧媽》的播映版權,一步到位上線App。

                上映窗口期打破,這意味著院線方吃不到播映電影的收益蛋糕,更何談線下人流與零食銷售額,如果疫情結束后,更多片方效仿此法,這將對院線造成巨大利益傷害。

                只不過,即使疫情結束、片方不跟風效仿,影視大盤已是險象環生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據貓眼研究院數據顯示,2019年觀影銀幕達69787塊,增速超過15%,但觀影人次僅為17.27億,較2018年的17.18億人次增長不足1%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院線看電影的人少了,電影票房也順勢下跌。據國家電影局數據,2019年中國電影票房達642.66億元,同比增長5.4%,低于2018年的8.78%,大幅低于2017年的22.9%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時,2019年電影票房也呈現出向頭部集中的趨勢。過去一年,票房前三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(簡稱《哪吒》)《流浪地球》《復聯4》共賺取票房收入139.29億元,占國內總票房的21.67%。

                另外,國慶檔三部影片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《攀登者》《中國機長》累計實現票房超過71億元,占總票房的比重約11%。這意味著2019年六部影片的票房占比超過三成。

                觀影人次與國內總票房增速持續探底,電影票房向頭部集中,腰尾部作品收入則是“寸草不生”。不得不說,2019年的電影大盤都躲不過這場寒冬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也進一步波及到整個影視產業鏈。

                首先,傳統影視公司受大盤走低的影響最為明顯,因為其盈利生命線便來自影視作品票房,但在口碑驅動用戶消費的趨勢愈發突出之際,各家影視公司也是境況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打造優質爆款的影視公司接連傳出喜訊。例如電影《哪吒》的主控方光線傳媒,其去年7月公告稱來自該片的營收至多2.43億元,彼時該片票房為8.99億元。按此比例計算,光線傳媒最終從該片獲得的營收將超過13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不止是光線,博納影業從近年開始發力主旋律作品,去年主控的《烈火英雄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都有著不俗成績,其營收走勢也同樣穩健。

                當然,喜訊之外也有噩耗。

                經歷2018年的稅務風波后,“影視第一股”華誼兄弟仍未恢復元氣,去年主控的《小小的愿望》在改名、調檔后票房慘淡,馮小剛導演的《只有蕓知道》最終票房只有2.86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時,去年暑期檔電影《八佰》被撤檔,這更是給華誼兄弟一記重拳。據財報預告顯示,華誼兄弟2019年預虧39.62億-39.67億元,同比2018年擴大約260%。

                另一家公司萬達影視的2019年也十分慘淡,主投的《過春天》《誤殺》等均為小體量影片,且部分作品票房不及預期,這也沖擊到萬達影視的盈利生命線。

                因此,影視公司的2019年各有喜憂,但都躲不過市場寒冬。

                據各家影視公司2019業績預告顯示,華誼兄弟、萬達影視、華策影視、唐德影視等主要影視股普虧。打造出國漫爆款的光線傳媒2019年預盈利9億-11.5億元,較2018年同比下降16.26%-34.46%,數據也不算亮眼。

                影視公司業績慘淡,但寒冬的影響不止于企業方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院線端,曾經瘋狂擴張、國內院線數量第一的大地院線,在2019年接連被傳解約近百個項目、裁撤數十名城市經理和大區負責人,而包括萬達、橫店、星美等主要院線公司都在2019年放慢了擴張步伐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影視劇組方面,有數據顯示,2019年前三季度全國拍攝制作電視劇備案646部,較2018年下降27%;備案集數24617集,同比下降30%。

                作品數量下降也導致開機數量銳減。據橫店影視城官網劇組動態公告顯示,截止去年11月21日的開機劇組21家,較2018年同比下降45%。

                院線沒人去,劇組不開機,影視演員似乎也丟了飯碗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年8月,當紅花旦迪麗熱巴表示2019年有8個月沒拍戲,而實力派演員姚晨、海清、明道等人都和迪麗熱巴有著相似經歷。

                據第一財經日報數據顯示,內地、港澳臺共計9481名演員中,有65%在2019年無影視劇播出,超過6成演員的“影視空窗期”在2年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缺少影視劇窗口,演員們開始轉戰其它屏幕,黃曉明參演綜藝《中餐廳3》獲得“意外之喜”,范冰冰、柳巖、林更新等藝人則加入了直播帶貨的大軍。

                最終,轉戰綜藝的演員高以翔,在錄制綜藝過程中猝死。

                高以翔長辭于世,這也只是2019影視寒冬的冰山一角,在電影票房、電視劇備案持續走低之時,商業鏈條上的影視公司、院線等都難逃一劫,并且要直面這凜冽的寒冬。

                不過,慘淡景象之下,影視寒冬究竟因何而起?

                三座大山

                影視文娛的寒冬,與2019年的經濟下行周期不無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宏觀層面,2019年國內經濟持續探底,實體經濟處于波動之中,資本陰霾還未褪去,這進一步影響到包括影視文娛在內的各行各業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時,在互聯網端,消費互聯網深度介入到日常生活之中,屏幕使用時間的增長分流了影院人群,再加上娛樂形式的可替代性,新渠道與新平臺在線上搶奪了更多用戶注意力,短視頻、游戲等都對影院構成競爭態勢。

                宏觀經濟下行以及用戶時間分流都對行業走向產生影響,而進一步透視,影視公司業績遇冷、院線裁撤調整背后又有著多層深刻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些因素成為了阻礙影視業前行的三座大山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一座大山來源于資本端,行業寒冬之中,資本方紛紛“捂緊”錢袋子。根據清科研究中心數據,2019前11個月,娛樂傳媒行業投資總額約85.11億,同比下降78.7%;投資案例數量約277起,同比下降56.3%。

                資方“撤退”影視圈,原因一方面是來自于資本寒冬的宏觀因素,另一方面則是行業內持續“去泡沫化”,影視投資熱潮褪去,資本趨于冷靜和謹慎。

                自2015年起,伴隨消費升級以及平臺發力票補,消費者涌向影院,國內電影票房逐年增長,院線數及影視公司量迅速增長,這也為行業吸引來大量熱錢。

                據Wind數據顯示,2015年文化傳媒行業發生196起公司并購,涉及資本約893.83億元,當年文化傳媒行業總市值達1.66萬億元,板塊同比上漲74.32%。

                行業持續上揚,資本熱度不減。IT桔子的數據顯示,2018年影視行業投融資總額達314.05億元,同比增長46.23%,全行業當年共出現130起融資事件。

                傳說中的“煤老板”正是此時入局影視業。

                過去,影視行業處于熱潮之中,資方出資,制片方在劇本、演員層面出工出力,影視作品制播時間線被壓縮,作品數量及電影票房得以迅速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情況正在發生變化,博納影業董事長于冬就表示,“以前跟導演聊一聊覺得能投就投了,現在不行了,現在投資影視項目,必須看劇本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實體經濟出現蕭條跡象,資方開始變得謹慎,更加看重投入產出比;票補退溫也令用戶消費趨于理性,口碑效應愈發凸顯;影視公司不再激進投入,而是通過更保守的投資策略來穩住現金流和負債規模。

                影視行業正在“去泡沫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非理性行為被擠兌,資方與制片方在商業化層面更為理性,資本退溫的這座大山對行業并非只有負面沖擊,但影視賽道玩家面臨的大山不止于此。

                資本之外的第二座大山便是政策收緊。

                自2018年的“崔永元事件”后,影視行業掀起了一場調查偷稅漏稅、陰陽合同以及演員限薪的風暴,影視從業者也開始“人人自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政策風波延續到了2019年。去年2月,廣電總局要求網絡電影需片方自主備案,視頻平臺代備案成為歷史;3月,網傳廣電總局要求涉及玄幻、武俠等的古裝題材影視作品三個月內不允許播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限古令”“限薪令”持續加壓,備案管理不斷嚴格,影視行業監管也逐步趨于正規化,而當行業泡沫被擠出后,便可知演員、平臺誰在裸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限薪令”之下,活躍于影視劇的流量明星轉戰綜藝、直播;“限古令”之下,視頻網站的優質網劇難登衛視舞臺,劇集播出量大幅縮減,平臺的止損道路進一步遭受沖擊。

                有數據顯示,2019年第三季度全網連續劇有效播放達1338億,同比下滑6%;而以愛奇藝為例,由于平臺“庫存積壓”的網劇未能按時播出,其2019Q3總營收74億元,僅同比增長7%。

                顯然,影視業監管收緊正帶動行業回歸理性,過去“流量明星+古裝IP”的粗放制播方式一步步被摒棄,平臺與影視公司都需要配合監管,精耕細作內容生產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是為影視文娛業的第二座大山。

                資本與政策之外,消費者則是影視業前進路上的第三座大山。自2018年國慶檔起,線上電影票平臺票補降溫,9.9元、19.9元的電影票成為過去時。

                從2019春節檔票價回歸常態,到《復聯4》上映時超百元的天價電影票,當票補的面紗被揭開后,院線掌握更多議價權,這進一步影響到觀影人群的消費行為。

                過去,低票價刺激了用戶的娛樂性觀影需求,這帶動了票房總量的增長;如今票價回歸正常,用戶觀影的娛樂需求下滑,觀影口味相應上升,這表現為更看重作品口碑。

                瘋狂票補結束之后,用戶觀影消費逐漸理性化,導致院線觀影人次下滑,票房總量相應地受挫,最終使得影視大盤整體走低。

                因此,三座大山共同造成了影視業的寒冬。

                回歸本質,政策趨嚴倒逼資本方降溫,觀眾理性消費也沖擊到影視公司業績,使得資本方進一步收緊錢包,而當資本血包匱乏時,整條影視產業鏈都將經受凜冽的寒風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時,消費者注意力本就有限,再疊加移動互聯網產品對用戶的分流,視頻網站、短視頻或直播都極大地滿足了用戶娛樂需求,院線客流自然會遭受巨大沖擊。

                熱潮褪去,影視行業開始“去產能”“去庫存”,過去以熱錢驅動的粗放式經營正在轉向精細化運作,大量影視公司遭遇洗牌,這樣的優勝劣汰過程中,巨頭力量有望得到進一步強化,高質量的口碑作品也將為影視大盤注入強心劑。

                因而,代表著希望的“silver lining”依然存在于影視行業中,隨著口碑驅動消費的趨勢加強,各路玩家更重視內容品質,科幻、動漫等一批優秀類型電影得以誕生。

                顯然,寒冬之中亦有火光。

                火熱新增量

                傳統影視公司遇冷之際,互聯網影業卻是另一番景象。

               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高速發展,用戶注意力向線上平臺集中,再加上用戶時間的碎片化,短視頻和直播受到增量用戶的追捧,影視公司也投身到這一戰局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初,跨年文藝片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通過抖音的短視頻營銷,成功撬動大量觀影人群,雖然影片效果與營銷預期相去甚遠,但上映首日即取得2.5億元票房。

                不止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去年初引進的小眾文藝片《何以為家》也通過短視頻營銷取得了優異的前期票房,并在口碑發酵之下,票房持續走高,最終斬獲3.65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在短視頻的極速狂奔之下,影視宣發也在嘗試搶占這一流量高地,再加上同是視頻內容,影視作品更能借此觸達更多下沉人群,激活消費者“到店”觀影。

                但進入2019年下半年后,互聯網流量紅利觸及天花板,存量市場競爭激烈,短視頻用戶增速也在放緩,片方仍需新通道來激活用戶購買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乎,短視頻宣發的接力棒交到了帶貨直播手里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年12月4日,李佳琦直播開賣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電影票,6秒內售罄25.5萬張票,直播間里,片中兩位主演胡歌、桂綸鎂只得目瞪口呆地看著李佳琦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年底,電影《只有蕓知道》《受益人》等均通過帶貨直播售票,隨著新技術演進速度持續加快,傳統影視業也需不斷適應宣發及制播方式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不過,技術發展加速了線上渠道與平臺的演進,而只有優質影片與宣發的配合才稱得上“畫龍點睛”,因此影視作品的最終關卡還是質量和口碑。

                如前所述,行業洗牌之后,非理性消費的泡沫被擠出,高質量的“硬核”作品才能叫好又叫座,頭部影片也賺取了更多票房收入,并且倒逼整個影視行業深耕作品質量。

                質量與口碑,互聯網影業在此維度如何競逐?

                過去一年,阿里影業主投了《烈火英雄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等主旋律電影,《流浪地球》《少年的你》等口碑佳作背后也有阿里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據貓眼專業版數據,阿里影業以119億元票房位列2019年出品方第一名,而在前五名出品方名單里,有兩家互聯網影視公司,阿里之外還有貓眼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時,與阿里旗鼓相當的騰訊影業也主投了多部口碑影片,例如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《鄰里美好的一天》等文藝佳作,還聯合出品了《流浪地球》等大片。

                參投或主投大片,手握充足資金的互聯網影業從資金端撬動內容生產,并在線上宣發以及大數據層面給予片方技術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傳統影視宣發數字化,互聯網影業也借此深入到影視制作的上游產業鏈,積累內容制作、發行等環節的經驗,為主控原創作品打下基石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之中,新貴字節跳動也加入到戰局中,原定春節上映的《唐人街探案3》就有字節跳動的投資,而西瓜視頻也在春節期間宣布免費播放《唐人街探案》《瘋狂的外星人》等影片。

                字節跳動入局影視,一方面借短視頻矩陣撬動線上宣發,另一方面購買長視頻版權也是在內容層面對其進行“補血”,并通過資本及流量方式逐步介入影視產業鏈。

                當然,互聯網影業的戰略夢遠不止于此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內容端之上,互聯網影業要做的是全生態布局,通過影視作品聯動線上入口和交易場景,釋放內容本身的IP集群效應。

                以騰訊影業為例,背靠騰訊這棵大樹,其影視作品有望與音樂、文學和游戲聯動,逐步打造文娛IP;而阿里影業則發揮自身電商優勢,通過阿里魚來開發IP衍生品,借助線上電商引爆銷售端。

                從商業模式來看,IP聯動以激活生態場景,影視制作的產業鏈得到延伸和拓寬,變現空間也被進一步拓寬,互聯網影業必然是要實現長期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  AT走出這招棋,傳統影視公司也開始效仿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,華誼兄弟提出“影視+實景”戰略,在全國建成4家華誼電影小鎮,將內容與線下場景結合,同時啟動國際化戰略,業務觸角伸向美國、韓國等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無論華誼還是AT,影視行業發力全產業鏈,這一方面是對內拓展業務場景,另一方面則是提升國內影視工業水平,只有在更完善的制映發行體系上,電影消費和觀看人次才會逐步增加。

                因此,互聯網帶來的新增量,更多體現在強資金供給、渠道變遷造成的用戶分流,以及生態戰略的升維,但最終傳統與互聯網所比拼的,還是內容質量本身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也是2019年影視行業閃爍著的火光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行業去泡沫化后,各家公司應由粗放經營轉向精耕細作,當資方縮減投資規模時,影視企業正可以修煉內功,打磨內容水平,提供更多元更優質的影視作品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場影視寒冬之中,行業泡沫被擠出,真正有實力的企業、資方和藝人得以站在舞臺中央,優質作品數量才能持續增長,產業鏈上的各路玩家更應向內優化,迎接新曙光的到來。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,影視行業的火把還能越燃越旺。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 IT老友記    /    文章:280篇

                相關標簽
                影視網站

                申請創業報道,分享創業好點子。點擊此處,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!

  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    • 蘇州洲跡通科技帶您看大片省錢攻略

                  蘇州洲跡通科技研發的旅游電商會員制平臺,目前對文娛板塊的項目豐富了很多,愛奇藝、優酷、騰訊、芒果各大視頻會員的折扣也是很大,全網4折起。省錢的同時,也不用挨個去各類APP去逐一尋找低價,一戰式解決用戶視聽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標簽:
                  影視網站
                • 2019視聽行業高峰論壇順利舉辦 三星斬獲金孔雀獎

                  12月20日,2019視聽行業高峰論壇暨金孔雀頒獎盛典在深圳隆重舉行,作為視聽界權威性行業論壇,大會一直秉承樹立行業標桿形象,規范行業秩序的理念,促進數字標牌行業可持續健康發展,共同打造良性發展的發展生態系統

                • 知名影視論壇“圣城家園”侵犯版權網站負責人被抓

                  “圣城家園影視站扎根互聯網已有14年之久,此次網站負責人“出事”,是因為“圣城家園”網站一直從上線開始就向會員提供大量沒有獲得版權的影視資源,并通過收取會員費的形式牟利,最后面臨的結果就是,嚴重侵犯版權,網站負責人一鍋端,全部被抓。

                  標簽:
                  版權
                  影視網站
                • 網易二次上市 6月啟動香港IPO

                  消息人士透露稱,網易最快會在京東二次上市之后的一周至兩周內在香港上市,也就是最快是6月底在香港交易所上市。網易二次上市的募資規模預計為10億至20億美元,中金公司、瑞士信貸和摩根大通參與本次上市事宜。

                  標簽:
                  網易二次上市
                • 網易Q1財報中的增長信號:有道和云音樂如何打通“任督二脈”?

                  從PC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,網易已經在互聯網領域探索了二十余年,積累了多元化的商業模式。網易現在最有想象力的地方在于,除了占比極少的數字廣告收入,無論是有道、云音樂和游戲都是用戶訂閱付費驅動,資本市場目前非常青睞這種商業模型。

                • 一體雙翼百度飛槳的“新基建”姿態

                  一手抓產業應用,一手抓人才培養,百度飛槳成為AI新基建的領航者。對于中國的AI行業而言,這一個姿態更是可以成為未來發展的方向——錨定“開放平臺”一體,驅動“產業應用”和“人才培養”雙翼,才能在新基建的風口下起飛。

                  標簽:
                  百度
                • 在線音樂的中場戰事:網易云音樂忙補版權 QQ音樂構建音娛壁壘

                  用版權圈用戶的時代已經過去,如今QQ音樂已經不再拘泥于版權,而是建立更龐大的音娛生態,以合力建立競爭優勢。生態實力,可能會是未來在線音樂競爭的下一站核心競爭力。

                • 單季會員凈增1200萬 愛奇藝會員的增長究竟靠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愛奇藝率先推出這種更全面的會員計劃,不僅可以方便于用戶,實際上也可以幫助平臺將多種類型的內容資源盤活,提升整個生態內容的服務效率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這種對于平臺和用戶雙贏的模式,未來可能會成為視頻會員的一種創新方向。而愛奇藝作為這種模式的引領者,勢必也將迎來新的增長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標簽:
                  愛奇藝
                • 萬物到家時代 美團配送開放再升級的“野望”

                  萬物到家,是零售及整個服務行業的最終追求。未來,無論是遍布城市道路的便利店,還是偏居一隅的街角書店,他們與消費者的距離只會越來越短,實現即需即得。這大概也是城市新基礎設施的另一種形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標簽:
                  美團網
                • 數字生活時代,支付寶開放“宮格”流量,商業“百川”流向中小商家

                  后疫情時代,社會“百川”匯流線上,新服務的時代正在加速而來。對于平臺的合作伙伴(特別是商家)而言,只有真正的重視這個浪潮,抓住數字生活的新機遇,才能實現從移動互聯網到數字生活時代的彎道超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標簽:
                  支付寶
                • 豐巢風波背后:共享經濟切勿過度挑戰公共利益

                  既然在“新基建”的范疇里,我們倒也不能過于苛責豐巢這樣的單一角色,要把共享快遞柜的公共性、社會效應更好地發揮出來,確實也需要相關部門、企業、社會以及用戶這樣的個體多個治理主體的作用協同發揮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• B站:破圈財報背后的屢屢隱患

                  曾經作為“A站后花園”的B站,如今可以說是青出于藍勝于藍。走在商業化這條道路上的B站,卻也不得不面臨著從小道走到大路的問題。B站的CEO陳睿曾經說過,“B站未來有可能會倒閉,但絕不會變質”,然而至今沒有能實現盈利的B站,可能要面對虧損難止而又如何保持不變質的大關。

                  標簽:
                  嗶哩嗶哩
                  b站
                • 軟銀巨虧88億美元 首次年度虧損

                  5月18日,軟銀集團發布2019財年年報,截止到2020年3月31日,軟銀集團歸屬于母公司的凈虧損為9615.76億日元(約合88.36億美元),相比1個月前發布的虧損預測更為嚴重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是軟銀集團自1994年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標簽:
                  軟銀巨虧
                  軟銀
                榜單

                熱門排行

                信息推薦

                掃一掃關注最新創業資訊
                镇雄| 福州| 富县| 资阳| 菏泽| 靖安| 太康| 杭锦旗| 塘沽| 玉田| 清河| 棠荫| 新宁| 宜昌| 阿尔山| 太原南郊| 延安| 安达| 子长| 天祝| 剑阁| 乌恰| 定边| 平陆| 霍州| 灵武| 突泉| 大竹| 滑县| 济宁| 海淀| 延吉| 庄浪| 舒城| 五峰| 饶平| 鹰潭| 顺昌| 东胜| 宝过图| 达拉特旗| 绥化| 黄石| 子洲| 巴中| 胡尔勒| 罗城| 环县| 江孜| 宜城| 特克斯| 海原| 晋城| 通化| 阳新| 涠洲岛| 慈溪| 灵台| 万全| 利川| 仙居| 依安| 西峰| 河南| 双鸭山| 城步| 上林| 紫荆关| 魏县| 彭阳| 宁城| 薛城| 镇雄| 湛江| 合浦| 衡山| 隆回| 长丰| 玉田| 兴城| 阜平| 海城| 昌江| 阿里山| 繁峙| 廊坊| 西峰| 安定| 宜昌| 通许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吕梁| 和龙| 临漳| 泸定| 衡南| 含山| 台前| 茌平| 蔡甸| 定陶| 永署礁| 潮阳| 南江| 吉兰太| 莲花| 太原南郊| 清徐| 横山| 奈曼旗| 固阳| 济宁| 迭部| 永福| 琼海| 彭水| 新都| 内江| 依兰| 井冈山| 临湘| 塔什库尔干| 偃师| 弥渡| 卢龙| 珊瑚岛| 峨眉| 澄海| 五华| 大连| 澳门| 朝克乌拉| 庆云| 太原| 南沙岛| 博湖| 江安| 张家口| 揭西| 曲靖| 扎鲁特旗| 莫索湾| 临猗| 且末| 青田| 岐山| 赤壁| 城口| 建宁| 高平| 米脂| 岚皋| 道孚| 廊坊| 松溪| 石拐| 兴隆| 淄川| 肃宁| 灌南| 马龙| 南通| 奉化| 海原| 高邮| 马山| 榆社| 信阳地区农试站| 衡水| 乌鞘岭| 乌海| 万安| 汉沽| 杭锦旗| 怒江| 永丰| 同心| 三门峡| 永川| 南县| 攀枝花| 兴义| 内乡| 两当| 辽阳县| 连南| 东胜| 龙胜| 武川| 樟树| 临夏| 大陈| 文安| 雷山| 四子王旗| 克山| 乌拉特后旗| 武川| 桦甸| 新巴尔虎右旗| 古田| 高唐| 信宜| 礼县| 赣州| 克什克腾旗| 昭通| 渑池| 叶城| 青铜峡| 丰顺| 台安| 滁州| 漾鼻| 托里| 临汾| 文安| 临县| 美姑| 加格达奇| 平泉| 五常| 诺木洪| 会宁| 安康| 林甸| 永署礁| 鄞县| 信丰| 千里岩| 连山| 关岭| 乐清| 光泽| 双峰| 岳西| 马鞍山| 濉溪| 东山| 青铜峡| 金州| 东明| 兴安| 怀远| 呼伦贝尔| 贵定| 环江| 岳阳| 尚志| 元氏| 胡尔勒| 隆林| 福清| 奈曼旗| 全南| 河间| 安国| 石景山| 呼伦贝尔| 北道区| 天津| 惠农| 平昌| 桃源| 东阳| 大竹| 鄂伦春旗| 成安| 连州| 佛山| 新化| 呼和浩特| 涞水| 宁强| 凌云| 中泉子| 安陆| 宁安| 德安| 宣汉| 克东| 金沙| 盘锦| 黎城| 江油| 怀来| 德阳| 剑川| 金寨| 清徐| 正宁| 宣威| 循化| 信阳地区农试站| 海城| 新蔡| 靖宇| 黄骅| 左贡| 册亨| 梁平| 石城| 瑞金| 库车| 乐业| 中卫| 海拉尔| 伊和郭勒| 荥阳| 北镇| 庄浪| 东宁| 通河| 渑池| 孤家子| 云县| 弥勒| 江阴| 华宁| 花溪| 阿克苏| 略阳| 阿瓦提| 三河| 鲁甸| 彬县| 龙游| 永昌| 信都| 久治| 太仓| 绵竹| 行唐| 通道| 桐乡| 汨罗| 佳县| 罗子沟| 泰顺| 邱北| 广河| 芒康| 泸县| 连江| 尼木| 喜德| 阿合奇| 民和| 湛江| 上林| 迭部| 莱芜| 太白| 留坝| 崇州| 湘乡| 盘山| 黑水| 雅布赖| 隆安| 循化| 天峨| 吉木萨尔| 合川| 五寨| 独山| 西乌珠穆沁旗| 满城| 孟连| 威县| 西充| 济南| 波阳| 玉山| 江门| 文成| 围场| 柯坪| 新巴尔虎右旗| 普洱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文山| 宁冈| 武穴| 固原| 苏尼特右旗| 惠州| 井冈山| 安多| 离石| 萧山| 广宁| 界首| 浦北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桐柏| 彭阳| 孝感| 苏尼特右旗| 靖远